• 沈旭暉

013:安心大數據:為甚麼我們要建立一個confederation?|沈旭暉

Updated: Apr 18, 2019

2019/04/16


實不相瞞,其實我的家人同樣關心安心偷情案,遠多於巴黎聖母院滅頂。除了因為我每次到巴黎聖母院都是一個人去,也沒有帶過身邊某人到法國,許志安和鄭秀文的故事,確是伴隨我們成長的集體回憶。由中學到大學到工作到今天,那種親切感,很難形容。


結婚時,婚禮我彈的是《唯獨你是不可取替》。而《一步一生》是個人theme song。下午太太忽然無厘頭傳來whatsapp:「Oh my god ! Why 許志安 is like this ?」


不少人以為我的朋友圈,以學術人、文化人、政治人為主,會道貌岸然的說自己不關心安心案。其實恰巧相反。我一生相處得最不自在的,就是狹義學術人、文化人和政治人,但喜歡和有知識、有文化、懂政治的正常人交往,兩者的分別,相信大家都懂。而我和傳統三師、investment banker、start-uper和creative的朋友,從來相處得更輕鬆。絕不容許confrontational的政治社會國際關係議題入屋成為生活一部份,一直是個人宗旨。讓國際關係知識、未來學知識落地,靠的必需是有相關知識、卻不必以此為生計的人才,這是我的基本信念。


所以我的朋友圈,對安心案痛心疾首,包括好些早已不問世事的ABC、畢業後甚少見面的舊同學,還有隱姓埋名的富二代,和各界小圈子名人。他們的反應,不像一般網民的食花生,沒有多少情緒化的人身攻擊。他們大多只是從一件令自己有感覺的案例,各自想到自己的人生。有的慨嘆世事無常,有的默想童話的定義,有的哀悼逝去的青春,有的想起中年危機,有的聯繫到抑鬱症,有的提及情感勒索。都很philosophical。


忽然發現,這件事把一大群久違的朋友聯繫起來。雖然這些年來,各走各路,但本質上還是相通的。


這個圈子,本來就是社會公認最有價值的big data群組:有消費能力,有知識水平,懂得待人處世,有傳統教育manner,掌握social capital和不同程度的financial資本,各有獨立思考能力,明白網絡時代的潛規則而不沉迷,最重要的是人生經驗豐富,知道水清則無魚、潛龍勿用一類人生智慧。


記者經常問:為甚麼GLOs的不同產業,要聚在一起,成為一個confederation。事實上,它們確是可以獨自運作,但背後的聯繫支點,卻是相通的。一個討厭大媽掃貨旅行團、而願意付出高團費到伊朗參加深度遊的人,通常更願意在我們的Café悠閒地獨坐兩小時聽爵士樂,知道子女應該現在學習coding而不是催谷中英數,願意真金白銀付錢購買creative、artistic產品,因為他們知道branding和創意才是未來AI不能取代的投資,對自己的專才可以被Uber化共享樂觀其成、並參與其中,而又不介意捐錢給予自己喜歡的社企換取人生意義。而那些各式各樣的fundamentalists、fanatics和cynics,自然不是我們的目標對象。這二十多間公司,圍繞上述六大範疇,就是希望累積這樣一個社群,水滴石穿。


身邊朋友對安心案的反應,有感覺而不離地,有同理心而不情緒化,有思考而不鑽牛角尖,正佐證了這個ecosystem背後的理論。


所以,我loop了《唯獨你是不可取替》一整個晚上。你呢?


沈旭暉 文章修定版本刊登於 2019年4月18日 信報財經新聞。
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