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旭暉

008:未來世界:新加坡Vs香港|沈旭暉

Updated: Apr 18, 2019

2019/04/11



我們的編程(coding)公司有一個團隊在新加坡,他們負責研發教材,然後經在地化過程,再在香港推出。這個團隊Dr. codomo有相當輝煌的創業經歷,但此刻不是要分享他們的故事,而是要談談為甚麼是新加坡。


答案很簡單:新加坡的創業風氣、對coding的重視,實在比香港領前得太多。


昨天和新加坡領事午飯期間,再次聽到他們的宏大願景,例如全體公務員都要送到大學再培訓,學習大數據管理、基本coding技巧等,以保證全國能保持競爭力,不會被新時代淘汰。問他究竟這些再培訓資源從何而來,他說除了政府部門資助,大學也視之為基本責任之一,因為大專教育早已不是局限在18-21歲那三年,而變成需要不斷返回校園的終生概念。香港要做出類似大動作,天方夜譚。


在新加坡,李顯龍本人就是coding專家,記得他曾在個人Facebook專頁分享自己的編程,挑戰全國網民找bugs,最後居然真的有新加坡學生挑機,這樣的氛圍,根本不可能在香港出現。領事又說幾年內,新加坡的smart city計劃就會完全落地;與此同時,新加坡已經把coding列為必修,變成和英文、華文並存的「三語教學」,而在香港要改變「syllabus」,要移除多少大山,卻是不可想像。


在新加坡,一流人才願意加入主打「賢人政治」的政府,內閣會找到「新加坡Steve Jobs」;但在香港,負責創科的局長「真係見過Steve Jobs」,已經是一生美談。香港政府支持初創是由上而下的,一輪制度、官僚糾結下,真正需要支持的年輕人依然會因為不懂得那個遊戲,而望門興嘆;不像新加坡、深圳等,幾乎是全民皆有創業支援,變成了個人基本生活,由下而上,成效自然大不一樣。


為甚麼團隊要選擇新加坡,其實無須解釋。不用說新加坡,看看鄰近大灣區,也很有啟發。日前在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晚宴,旁邊的外交官對我說,深圳幾年前就宣傳「無卡時代」、「指尖銀行」,想不到來到香港,街上廣告卻是數十年前的「一卡旁身、世界通行」,差距不只是一個時代。在香港推廣coding,自然遠比在新加坡、內地都要難,這卻是意料中事。


沈旭暉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