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旭暉

006:林作的可塑性:香港特朗普?|沈旭暉

Updated: Apr 18, 2019


2019/04/09


我們有一間升學顧問公司Glocal Education Services,是遵理集團的子公司,一直在摸索一條新路:在uberization的年代,為海外學校做中介的同時,亦專注以學科為切入點,安排不同專業的舊生提供職業導向的升學顧問服務。然而,同事們又擔心前瞻性的概念,依然需要傳統精英加持,於是邀請了一批代言人,其中最有趣的一位KOL,名叫林作。


坦白說,曾有不少朋友、網友得知我們會和林作crossover,都很有各類意見;而他自然也明白,自己在坊間評價兩極,buy嘅好buy,反之亦然。而我屬於好buy那一小撮人。他本來就是傳統精英,牛津大學文學士畢業,然後在倫敦大學獲法學文憑,英文水平高之餘,也操純正普通話,而不安於傳統精英的定位,一直尋求自己的爆發點。不少人覺得他譁眾取寵搏出位,但我很了解這種精英的徬徨。


正如不斷談及,傳統「三師」職業正逐步被新科技淘汰,他成為全職執業大律師期間,已體現了「好睇唔好食」的趨勢,而除了極個別例子,他完全明白多做二十年能走到哪裏、賺多少錢,這還不算未來法律界可能被大幅減薪的危機。但與此同時,他對社交媒體的新生代心理狀態相當有心得,明白在演算式主導的世界,怎樣才能帶領潮流,成為一家之言。他推介我看美國政治策略師Roger Stone的傳奇片,看過後,完全明白他在走甚麼路(或希望走甚麼路);對特朗普、Boris Johnson這一類人的理解,在新生代精英(而不是losers)當中,幾乎無出其右。這一種破立的勇氣,和對未來的前瞻,很難能可貴。


可惜這是香港。假如他是土生土長英國人,我會全力投資他成為首相。此情此景,他在內地介紹升學,卻是恰如其分的crossover。回想上次演講,內地大媽對他仰慕的眼神,實在,深慶得人。


沈旭暉
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