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旭暉

009:誰是Last Dinosaurs:有多少香港人聽英文歌?|沈旭暉

Updated: Apr 18, 2019

2019/04/12



誰是Last Dinosaurs:有多少香港人聽英文歌?


話說GLOs其中一個小眾網頁 REFRACT,5月請了一隊澳洲地下樂隊Last Dinosaurs來香港開演唱會,作為他們亞洲巡迴演唱的一站。我不斷打趣問同事:你想香港認識他們的人有多少?他們總是不服氣,說這才是推廣國際音樂的意義。


難得他們有熱情,我自然也不能太關心票房,然而瞭解更多後,禁不住思考更多結構性問題。以這隊澳洲地下樂隊為例,成立已經十年,數年前就舉辦過亞太巡迴演唱,在新加坡、菲律賓都有一定知名度,又因為兩位成員是日本裔,已成功打入日本市場,這次在澳洲、美國、新加坡的演出也爆滿。然而一隊西方地下樂隊,要在香港得到小圈子以外的知名度,實在比在新加坡難得多。


言語自然是主要問題之一:新加坡畢竟是英語地方,菲律賓人(或起碼是馬尼拉人)的平均英語水平恐怕也高於香港平均值,宣傳英語音樂有大量平台;不像香港,音樂品味其實相當單一化,聽非華語音樂的,很容易局限在一個小圈子,而能夠傳播這類資訊的,又來來去去只有《Time Out》等小眾雜誌。記得在新加坡時,商業區其實夜夜笙歌,不少地方有live band演出,那是當地年輕人日常生活一部份,因為和國際化的品味、對話和網絡,結成一個整體。但在香港,這文化同樣「foreign」,也和香港主流生活斷裂開來。


上課時曾經引述一些調研,關於expat喜歡在哪裏生活;這方面的排名,同是(自居)國際都會,新加坡要比香港高很多。新加坡就是街市,英語也完全通行,不像香港,除了中環、尖沙嘴,英語其實已有障礙,再要到很本土的地方購物,不懂華語,麻煩多多。但更重要的還是配套,包括有沒有接近原居地品味的娛樂,當地人文化有多容易融入,在街上會否被指指點點,expat在新加坡感受不到的,都容易在香港感受到。新加坡的國際化,其實一切由「國際關係產業化」開始,香港不能做到?我不相信,也希望這不是事實。


沈旭暉


最後恐龍野生派對 詳情及購票:

日期:May 17, 2019 (Friday)

時間:8:00 pm

場地:This Town Needs

網上購票:

juven.co/lastdinosaurs (免手續費 NO SERVICE CHARGE)

ticketflap.com/lastdinosaurs (Advance Tickets Only 只售預售票)
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