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旭暉

014:國際學校校董……的煩惱|沈旭暉

Updated: May 19, 2019

2019/04/16



我是一間國際學校的校董。以往沒有主動透露過,但畢竟還是有朋友知道,煩惱亦接踵而來。


當校董其中一個原因,一方面是國際學校需要國際視野的研究,另一方面是GLOs有幾間教育公司,研發的國際視野教材,需要具前瞻性的學校實習,而國際學校的彈性,始終比本地學校為高,可以多了解他們的教育理念,總是好的。董事不可能主導教學內容,但畢竟比較方便和教學團隊溝通,與及獲得即時反應。說起來,自己的女兒,也是就讀國際學校,畢竟在這年代,沒有人知道她們五年後在哪裏生活,容易與國際接軌、比傳統spoon-feeding彈性的課程,就成了我們的選擇。我們對她的學校很滿意,因為她很快樂。


但與此同時,原來希望入讀國際學校的人極多,不只是那間學校,不只是同一集團的其他學校,還包括所有的國際學校,當中又以國際學校幼稚園需求最大。於是不時有朋友問「怎樣入學」,通常又是來自那些不是很熟的朋友:他們有頭有臉,假如是其他事,都不願意輕易「不恥下問」,唯獨涉及下一代,贏在起跑線的壓力,令他們往往容易把臉皮豁出去。其實校董是沒有能力幫任何忙的,我只能一概回應「人微言輕,愛莫能助」;看著校方學位僧多粥少,絕大多數考生都有完美CV,所有推薦人都是somebody,其實除了隨緣,甚麼也沒有用,也難怪家長變成怪獸。


漸漸進一步發現,香港所有幼稚園校長的權力(或社會資本),在整個社會(或起碼在香港社會),可能比大學校長更大。例如有朋友在一個小型NGO工作,本來做的都是社區小項目,直到有一天,忽然請到劉德華擔任嘉賓,出席一個本來連黃心穎這級數的藝人也請不到的活動。原來這個NGO剛請了某幼稚園校長加入董事局,而天王作為家長,一定要俾面。又有一次,我們的coding公司和另一間剛被上市公司收購了的國際連鎖幼稚園管理層開會,最終也談成了合作,但過程中對方團隊數十人一字排開的龐大陣勢,與及那位CEO對自己學校那份自信,絕不會在大學出現。


所以,每次太太要我找這個找那個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,我一概回答:你自己搵啦。


沈旭暉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