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旭暉

027:迎接FB5時代:《平行時空》專頁正名宣言|沈旭暉

2019/05/17



上週分享過FB5出現以後,網絡演算法的改變,而關於Facebook這個老化平台如何善用,在過去數年,都在不斷思考。分析顯示,今後每一個品牌、個體都要鎖定特定目標群組,捨棄廣度、專注深度,建立垂直、互動的vertical platform,這是很堅定的信念。


基於這觀察,早前正式申請把《平行時空:沈旭暉國際學術台》專頁「正名」,今後名字就是《平行時空》,內容只專注國際歷史的平行時空分析,也就是學術上的「Counter-factual History」。為了它的轉型,我們建立了一個國際關係、國際歷史同好組成的子團隊,提供原創內容,希望慢慢建立自己的性格品牌。至於我本人和國際關係有關或無關的分享,以及個人互動,都會集中回《堅離地城:沈旭暉國際生活台》,主題集中在國際關係對未來社會的衝擊、如何深化國際關係在日常生活、國際關係產業化、個人在世界各地生活的隨筆分享等,還有純粹的個人喜好,不會出現與主題無關的呃Like資訊。


雖然外間不時將我歸類為「KOL」(這是很令人討厭的名字),專頁也有好些廣告,但其實一直很不喜歡Facebook這平台,只是就像讀書考試工作養家,不能逃避而已。當初專頁出現時,緣起不過是個人account爆滿了,以為「page」是可以突破5000人的替代品,根本沒有經營策略;到了累積了幾萬人後,才覺得不要浪費,開始研究起Facebook的演算法,再慢慢累積到十多萬的數目。


初時Facebook並沒有太多專頁,龐大資源的機構也未大舉經營,網絡生態還是由下而上,依然保留了原始理想。那時候,大概有25%專頁分享的posts,能夠出現在followers的Newsfeed,而今天的比例,只有1-2%。這裏的差別,不只是量的落差,還是質的落差:以往為了吸引大家看一般人都沒有興趣的國際關係,研發了一些「呃like」伎倆,因為出一個抽水post,騙了你進來,你也會每天看到數量更多的國際關係正經post。這樣的平衡,維持了好幾年,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。


但到了兩、三年前,這平衡完全被顛覆,演算法只強調人多者勝,分派的organic reach極低,1-2%的比例,到頭來,只有抽水post能出現在followers的newsfeed,99%的正經post卻沒有人理會。這令我們十分氣餒,而且會製造錯誤的perception,令一些人接觸我們專頁的唯一途徑,就是抽水。回看歷來最受歡迎、過萬likes的posts,一言以蔽之,「全部都係垃圾」。


有見及此,三年前團隊建議建立新專頁《平行時空》,希望把國際關係有關的文章放在那邊,《堅離地城》則分享電影、音樂、衣食住行等個人動態。但結果同樣是失望的,因為演算法沒有改變,能夠出現在《平行時空》Newsfeed、多人關注的,只有標題黨,不過是換了國際關係標題黨,例如「特朗普怒斥中國對華宣戰」這樣的cap圖,沒人看內容也會火紅;認真的文章(例如我們拒絕成為標題黨的「The Glocal」),則往往是票房毒藥,依然是本末倒置。假如以likes主導,只會被騎劫本體;和專頁目標受眾無關的followers,多了反而是負資產。


所以FB5,反而是一個契機,因為Facebook官方終於承認現有演算法導致低質內容泛濫,也希望用戶配合改變。新演算法更強調用戶的meaningful engagement,以及社群的建立(例如groups),於是我們決定只會集中分享自己感興趣的內容,無論內容多麼沈悶,也會堅持下去。與此同時,也會加強對高質留言的互動,例如早前一篇十分沉悶的5000字長文,也有四百多個分享、二千多個Likes,回應不是情緒性的、而是知識性的,就令人鼓舞。建立vertical platform、離開horizontal platform,方向清晰不過,這原則也不局限在Facebook,同樣在於其他社交媒體,乃至線下的人生。

沈旭暉


文章原載於 2019年5月17日 信報財經新聞。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