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旭暉

029:當台北EZ5遇上大陸旅行團|沈旭暉

2019/05/24



在國際關係以外,其實我很喜歡音樂,尤其是現場Live House的氣氛。無論是爵士樂還是電子搖滾,都能令人從現實煩囂中暫時解脫。上週我們請了一隊澳洲地下樂隊The Last Dinosaurs來香港演出,場地在「Hidden Agenda2.0」TTN,當晚我卻身在台北,在另一間Live House,有另一種感受。


這間Live House名叫EZ5,在台灣音樂家有殿堂級地位,就是全滿要站立,能夠容納的大概也就一百人。酒吧1991年開始營業,創辦人表示是仿效英國利物浦的The Beatles聖地,提供與現場觀眾密切互動的音樂;駐場歌手大都出過唱片,或是大型歌唱比賽得獎者,實力無庸置疑。同時這也是木人巷,唱紅了不少台灣音樂人,包括黃小琥、彭佳慧、A-Lin等;年前曾在此聽回歸的黃小琥現場演出,和觀眾零距離的窩心,相當動人。在過去十年,我次到台北,都會找一個晚上到EZ5,觀眾大都是下班的台灣白領,三三兩兩,邊聽歌邊低聲聊天,偶爾和台上打成一片,充滿台式小確幸。


然而,自從台灣對大陸開放自由行,一切就慢慢改變。初時是個別自由行大陸客慕名到來,就像我們初時也是朋友介紹朝聖,無論在哪個層面,這都是好事,駐場歌手也成了兩岸三地交流的中介,常規歌曲多了《海闊天空》和《One Night in Beijing》。但不久後,EZ5出現在「大陸遊客十大來台推介」一類清單,聽說老闆也登陸上海開了分店,來的大陸客開始是一批一批,氣氛,就再不一樣。


這自然不代表大陸遊客不懂音樂。恰恰相反,近年上海、廣州那些現場Live House質素奇高,圈子蓬勃,品味也很好。但當台北Live House選擇一般大陸遊客為目標群組,而不是與音樂圈配對,就出現了期望落差。像這次到EZ5,外面赫然泊了一架旅遊大巴,一行二十多人的大陸團友將之當作「團餐」,坐在場內正中心位置,旁若無人高聲談話,就是台上樂手演唱時,也不住站起來敬酒,極其失禮。不用上綱上線,相信就是上海的Live House,也不會容許這種行為。


但望向侍應,一律無動於衷,這令人更失望。不過兩年前,來到這裏用手機拍照,侍應必會走過來阻止,說不要騷擾台上演出。但現在來者打卡為主、音樂為次之又次,所有人都以手機誇張地打卡,然後無視台上,整個氣氛,就變成市集。可以想像的是,台灣本地人來得越來越少,Live House要繼續生存,又只能更依賴遊客,週而復始。台上歌者自然也有情緒,不斷說一些無意識的自嘲:「要是沒有你們,就沒有我的今天,反正大家也不在乎我說什麼是不是……」


表面上,這是經濟現象,但其實和網絡生態也異曲同工。當台灣開放大陸自由行,遊客數量有了保證,才是要更精準定位的時候;只要定好了,既能保持品牌、又能開拓市場,才是雙贏。一旦偏離原有航道,就像社交媒體專頁為了「呃like」,混淆了原有受眾,失去本來市場,即使短期有了業務增長,長線卻得不償失。

沈旭暉


文章原載於 2019年5月24日信報財經新聞。

小詞典:The Cavern Club

英國利物浦一間夜店,位於Matthew Street 10號,六十年代成為搖滾樂中心,The Beatles成名前的早期演出,即集中在此處。其後一度結業,八十年代重新開業,成為樂迷懷舊對象,今天不少遊客專程光顧,就是為了尋找The Beatles當年的足跡。
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