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旭暉

031:點解一千蚊High-table Dinner會Full House?|沈旭暉

Updated: Jun 6, 2019

2019/06/02



上週GLOs Cafe Club和Badges Story結合的新品牌Global Badges Story揭幕,舉行的high-table dinner,選擇了分域碼頭的法國餐廳,不少同事本來擔心一千港元的dinner talk有多少人參加,想不到全場爆滿,出席人數過百。關於這個群體的特性,完全符合了知識型消費的新時代,很值得研究。


首先是內容。我們邀請分享的嘉賓,除了是各自知識層面真正的專家,還同時兼備一個「collector」身份,例如陳志輝兄除了出版關於各國海軍在香港的著作,自己也收藏了大量海軍舊照片、舊剪報;和我一起搞《萬國郵政》的Kelvin,除了出版香港郵筒的專著,本身也是郵票收藏家。至於談笑風生的歷史達人鄺智文博士,更是演繹英式紳士禮服的典範。這些「有型」的藏品,正是「無形」知識的落地中介,參加者交流容易聚焦之餘,也更容易建立有stickiness的群體。Badges Story本身粉絲群臥虎藏龍,不少人都有精彩制服、徽章藏品,在日常生活難得有知音,這樣的場合,久旱逢甘露。


形式,也很重要。坦白說,我雖然在英國學校讀書多年,但從不喜歡High-table,對一切形式主義很反感,連打領帶也有窒息感覺,不用說bowtie。何況假如純粹追求formality,市面上已經太多,何須更多?所以我們的所謂「High-table」,雖然也是盛裝,形式中卻必須含有casualty的elements of surprise,更似一個高檔的化妝cosplay舞會,於是我們看見蘇格蘭裙、自製軍服,還有很多第一次見的不知名禮服,只有持有人才能如數家珍介紹每一顆鈕扣有何特色。如何在嚴肅中透達幽默,是傳統精英才懂的暗號,這種圈內人的subtlety,也是久違了。

最重要的自然是搞手安排。他把所有報名參加者,都按「小數據」分門別類,確保遇到的新朋友有共同話題,也有舊相識做膽,於是紀律部隊遇到bankers、學者找到收藏家,但他們的共同話題都圍繞hobbies,這才是社交媒體O2O的真正意義。


往後的合作,我們自然會找一些門檻較低的場合,希望擴闊整個圈子,也反映在平行時空,崇尚生活品味、有興趣國際關係、喜愛知識型消費、而又厭棄劣質即食抽水文化的需求,其實很大,而且是平日在Facebook世界看不到的。


沈旭暉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