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旭暉

005:Uberzation與傳統經濟:「去中介化」三部曲|沈旭暉

Updated: Apr 18, 2019

2019/04/08



一位有水平的記者朋友,近來問了一針見血的問題:既然新經濟體的模式以Uberization主導,為甚麼還要推廣旅行社、教育中心、consultancy等傳統業務?


這是很值得思考的方向。坦白說,我個人旅行幾乎是從不跟隨旅行社的(和家人一起例外),一生沒有補過習(除了修讀學校沒有教導的會計),升學只會自己填form,買甚麼奇怪東西都情願自己找門路,可以說先天是一個去中介化的個體。然而,我知道我是outlier,而且依然需要「中介」,不過那些是不能取代、體驗主導的中介。例如我要知道哪個AI程式最適合我使用,我也會找行內朋友指引,然後逐個使用,再得出自己的結論,而不是找一個專家給予標準答案,至於能指引我產生個人化體驗的人,就是我需要的「中介」。


何況「產業去中介化」的前提,還是要掌控有實質意義的用戶群,以及他們消費模式的big data,否則來來去去提供資訊、服務的,只會是同質性強的小圈子,結果就會塘水滾塘魚。


所以這時代的新興經濟,首先是要鎖定目標群組,通過不同方式,結成一個圈子,「不同方式」自然和掌握big data的大戶合作,也包括種種傳統模式,因為這是品牌建構的過程,而branding同樣是新時代僅有不能被取代的資產。然後下一步,就是把中介轉型為提供「個體化生活品味」的「智能中介」,例如由用家提出需要某一種行程,經過雙方互動,得出最終產品,那樣每人的個人化體驗都會不同,而不是流水作業的單向灌輸。最後一個階段,才是製造去中介化的新工具,例如自助旅遊app、自助升學app等。要是沒有任何憑藉,第一天就做第三步,一來不容易鎖定目標群組,二來很容易被後來者抄襲,三來很難製造自己的品牌和stickiness。但要是停留在第一步,又會很快被淘汰。時代轉型的困難,全在於此。

沈旭暉

GLOs Confederation Secretariat

Room 1507-1508, 15/F

Midas Plaza

1 Tai Yau Street

San Po Kong, Kowloon

Hong Kong

3923 9735

info@glos.world

  • 白LinkedIn圖標
Send Us a Message

© GLOs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